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小蜗牛中文网 >> 龙图案卷集 >> 【监守自盗】

深夜。

把跑出门吃宵夜却迷路了的天尊找到,并且盯着他老实睡入睡后,白玉堂终于回到了喵喵楼。

推开房门,就见眼前挺有趣的画面。

展昭已经睡了,不过在桌上给他留了灯。

中间的地板上,幺幺躺在巢里,大毯子上,鲛鲛枕着小五的肚皮,乖乖地睡着。

白玉堂轻轻关上门,回头,鲛人睁着眼睛看着他。

白玉堂走了过去,蹲下,伸手轻轻抚摸幺幺的脖子,边看鲛鲛。

白玉堂还是有些不适应——按理来说鲛鲛是不需要睡觉吃东西的,因为他根本不是实体存在的。不过展昭似乎很喜欢将他当成人来对待,不用问,也是那猫教他这种小孩子气的睡觉姿势的。

白玉堂正走神,就见鲛鲛伸手,手指轻轻地点住他的额头。

白玉堂在额头接触到他手指的一刹那,眼前一瞬出现展昭的样子,那猫似乎刚刚洗过澡,钻进被窝前,对鲛鲛说,“那耗子回来的时候,叫他喝了桌上的参茶再睡。”

白玉堂回过头,桌上放着一杯参茶,伸手摸一下,汤盅还是温热的。

伸手拿过来,白玉堂最讨厌人参的土腥气,但还是皱着眉头喝了下去,喝完后,讲参茶放到桌上,伸手轻轻拍了拍鲛鲛的头,“休息一下吧,明早见。”

鲛鲛躺回去,靠着小五,随后,渐渐地变淡,消失。

白玉堂站起来,就见展昭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回身来了,被子盖住半张脸,就露出一双眼睛,瞧着鲛鲛消失后,地毯上的一块空隙。

白玉堂看了他一会儿,走向自己的床,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走回来,在展昭枕边放了样东西,就去躺倒休息了。

展昭眨眨眼,刚才白玉堂在他枕头上放了一个锦盒。

从被子里伸出手,拿过那个锦盒打开,展昭笑了,锦盒里是一串古朴的乌木手链,黑色的发丝巧妙地镶嵌在乌木里,形成的花纹像极了鲛鲛身上的鳞片纹理。

展昭将手链戴上,顺进袖子里,滑上小臂上方,跟那串天珠链子并排戴在一起。在价值连城独一无二的天珠旁边,这串木头的手链却一点都不逊色,只有那耗子才能弄出这么好看又有趣的东西来。

展昭将手缩回被子里,翻了个身,闷闷地来了一声,“明早见。”

白玉堂也翻了个身,浅浅一笑,安心睡去。

……

次日清晨,白玉堂醒过来,刚睁开眼睛,就看到正上方一张蓝色的面孔。

五爷一惊,猛地睁开眼睛,才看清楚是鲛鲛。

白玉堂望天,听到闷闷的笑声传来,转脸一看,就见展昭已经醒了,正穿鞋,边说,“谁让你昨晚跟他说明早见的?我今天醒过来就看到他站你旁边等着跟你一早见了。”

白玉堂也有些哭笑不得,起床想拿衣服,鲛鲛伸手给他拿了,动作极快,像极了展昭。

白玉堂看展昭,展昭一挑眉,“不用谢。”

“你说他过几天会不会变成你的样子?”白玉堂觉得以展昭爱玩儿的劲儿,没准不用多久鲛鲛就能变身了。

正穿衣服,门口传来敲门声。

鲛鲛闪过去打开门,小四子一头扑进来,搂住鲛鲛先说声早安,边直冲展昭的床。

展昭伸手将小四子抱起来,“小四子,一大早这么精神啊?”

“嗯!”小四子乐呵呵点头,“九九说今天征征升官儿了,九王府要请客。”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心中有数,今晚他们准备设计吓唬那几个有嫌疑的官员,赵普估计借这机会先让他们观察一下。

当然了,赵普请客还是有其他目的在的。

欧阳少征新官上任,与赵普不同,欧阳不是皇族、年纪也小,虽然谁都知道他有本事,但是这点儿资历在皇城混还是要多交些朋友的。赵普不过是跟那些官员们讨个面子,让他们日后多关照一下兄弟。

另一方面,赵普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皇城和边关都是他的人马,也得给别人留条活路不是?所以这次赵普很想观察下,找些能干的“才俊”,收入军中。

真要打仗的话,自然是跟着赵普混有前途了,皇城里混得再大也是个侍卫头头,别看皇城军统帅的位子那么多人抢,欧阳自己还不乐意呢,谁要当这劳什子,留在边关做先锋官多好玩儿啊。

欧阳别扭归别扭,不过眼看自家老爹年纪也大了,留在皇城陪他比较安心,权当尽孝了,因此才勉强答应。

展昭搓了搓小四子,问他,“赵普请客你那么开心干嘛?”

“我昨晚上做梦啦!”小四子似乎做了个不错的梦,想起来就笑眯眯。

白玉堂好奇问小四子,“你做什么梦了美成这样?”

小四子乐呵呵,“我梦到,猫猫赚到好多钱!”

展昭一愣,随后指着自己,“我赚到好多钱?”

“嗯嗯!”小四子开心地伸开双手比划了一下,“我看到猫猫你拿着这么大个木盆在接金子。”

展昭双眉都挑起来了,“接金子?金子从哪儿来?”

小四子一伸手,指着天空,“天上掉下来!”

白玉堂已经穿戴好了,听着都觉得好笑,“天上怎么会掉金子?”

小四子摇摇头,“不晓得,我就看到这一幕,猫猫好乐哦,笑得都开花了。”

展昭想想倒也是,天上都下金子了,这还不乐?

“小四子,你看到我接钱,是在白天还是晚上?”

“白天!”小四子回答,“天气哈好!”

“那赵普请客吃饭是什么时候?”白玉堂问。

“晌午饭。”小四子刚答完,就听门口传来说话的声音,“都起床没?”

展昭和白玉堂往外望,就见霖夜火穿着一身火红的新衣服溜达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个琉璃碗,一手拿着个大勺子,碗里满满一碗汤,绿色的,不知道什么东西,黏黏稠稠。

展昭略好奇,问,“你一大早吃的什么?”

“水果糊。”霖夜火回答,边问展昭,“吃不吃?”

展昭这个吃货都难得对食物产生了嫌弃的感觉,“水果干嘛要碾成这样吃?”

“独门配方!”霖夜火一挑眉。

说话间,门外伊伊也溜达了进来,手里拿着个一样的碗,里边是和霖夜火碗里一样的糊糊。公孙跟在他俩身后进来的。笑道,“水果糊里加入了不少甘草还有珍珠末什么的,除了养颜对肠胃还好,老年人和小孩子吃就最适合了,吃这个还能控制体重,不过口感可能有点怪,我给太师也开了一份一样的食谱,就怕他不吃。”

霖夜火坐到展昭身边,拍了拍小四子的脑袋,问他,“我妹子好不好看?”

小四子点头,“伊伊姐姐一天比一天好看!”

霖夜火满意。

众人听了小四子的话,都下意识地瞧了瞧霖夜火身后的霖月伊,别说,伊伊叫霖夜火养的真是……本来就是个美人胚子,她大哥每天教她怎么打扮,的确是一天比一天标致。

伊伊问小四子,“小四子,我们一会儿去看戏么?”

“嗯哪!等小良子练完功回来,我们就去吃早饭然后去戏园子。”小四子点头,边问展昭,“猫猫去不去?”

展昭乐了,“今天倒是要去看戏,不过不是去戏园子看。”

“那去哪里看?”小四子仰着脸问。

“嗯。”展昭摸了摸下巴,“去赵普家里看……对了!”

说着,展昭摸了摸自己的脑门,“今天我还要等着拿脸盆接钱呢,我今天运气不错,是吧?”

小四子点头,“嗯!猫猫今天红光满面!”

展昭正开心,外头王朝跑了进来,“展大人!展大人不好了。”

众人都默默地叹了口气,果然,只要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叫“展大人”,后边接着的那句肯定是“不好了”。

“出什么事了?”展昭无奈,不说今天运气好么又出事儿!

王朝道,“开封最大的当铺昨晚被盗了。”

展昭微微一愣。

白玉堂问,“开封最大的当铺……是哪家?”

“陈记。”王朝道,“陈员外家的当铺。”

展昭皱眉,“损失多少?”

“陈员外说至少一百万两。”王朝回答。

展昭一挑眉,小四子好奇地问公孙,“爹爹,当铺那么多钱的啊?”

公孙也奇怪,“对啊。”

王朝无奈,道,“陈员外家当铺地下有个金库,他大部分的积蓄都存放在里边。”

展昭摸下巴,“就跟玉堂白府的库房似的么?”

王朝摇头,“他那个可隐蔽了,藏在地底下,五爷家那个库房跟柴房似的,都不带锁……”

众人瞄了白玉堂一。

五爷端着个茶杯——钱么,就是拿来花的,藏地底下干嘛?有病啊?

“看手法,是熟人所为吧?”公孙问。

“我们也觉得是。”王朝点头,“一百万两呢,光搬就要好几车,竟然没有人发现。”

展昭微微皱眉,“团伙偷的?没理由啊,谁那么大胆子?或者说谁那么大本事?”

“的确。”白玉堂将茶杯放下,看到练完了功,一头大汗跑进来的小良子,递了杯茶给他,边说,“最近皇城加强戒备,每天晚上都有大量的皇城军巡逻,平均半个时辰就会跑过去一队,谁能掌握时间,在皇城军经过的间隙神不知鬼不觉偷走那么多钱?”

展昭点了点头,“我也在想这个……这么巧,昨天欧阳刚刚上任,今天就出了那么大的案子。”

公孙边抓着小良子给他擦汗,边问,“皇城那么多富户,偏偏偷陈员外家。”

“对啊。”展昭点头,“陈员外那么多钱藏在金库,也不派个人守卫一下?开封府每户人家都有联络信号的,遇到危险只要往天上一扔,有的是人去救。”

“陈员外……”小良子突然摸着下巴问,“那个秃头么?挺胖的,茶园附近那个当铺就是他开的,脸上总是油乎乎的那个?”

王朝点头。

小良子一脸的高深,“嗯……”

公孙见小良子又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捏了捏他脸,“你个机灵鬼发现什么了?”

“昨天我和槿儿从皇宫出来的时候,看到几个老头围着欧阳大哥,嘴上跟抹了蜜似的那叫个甜,说得唾沫星子满天飞。”

众人被小良子的说法逗乐了,不过昨天欧阳升官,宫里的大臣们围着他说些拜年话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然后呢?”白玉堂问。

萧良拉着拿干净衣服来给他换的小四子的手,“槿儿,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我们去茶园,看到过那个胖胖的秃老头?”

小四子歪着头,“哪天?”

“几个月前吧,我们去黑风城之前的时候,那天我们去茶园吃绿豆糕。”

“喔!”小四子点头,想起来了,“你说那个秃秃的胖叔叔肚子比小肚子还要大。”

小良子点头,“他当时和几个别的大叔在一桌吃饭,打赏伙计的时候特别大方,咱俩还说果然土豪都不长白大哥那样。”

小四子捂着嘴边笑边点头。

众人都看了看白玉堂,心说——这俩小孩儿私底下都聊些什么呢?

“然后重点呢?”公孙拍了拍小良子。

萧良道,“我昨天看到给欧阳大哥说拜年话那几个老头大叔,就是跟那个胖秃头吃饭的人。”

众人都一愣。

展昭想了想,问小良子,“你昨天离开皇宫是什么时候?”

“下午啊,我等师父想一起走,谁知道师父先溜了,我就等欧阳大哥一起走啊。”

“昨天最后和欧阳一起出来的,应该是其他皇城军的人吧?”展昭问。

“老子加儿子。”公孙补充,“年纪大的应该都是老子。”

“存不存在合谋的可能性?”白玉堂问。

公孙皱眉,“他们是想给欧阳一个下马威?”

“合谋的可能性的确很大。”展昭道,“如果根本没那笔钱,而陈员外谎报的话,我们可能永远都查不到那笔钱的下落,案子就永远破不了。”

“去听听陈员外怎么说吧。”展昭一把拽上白玉堂。

到了门口,展昭回头问小四子和小良子,“一起去么?顺便吃个早饭。”

小良子和小四子都看公孙,正好公孙今天要帮赵普,于是点头,俩小孩儿欢天喜地跟着展昭和白玉堂出门了。

霖夜火拽上伊伊,“我们也去。”

幺幺和小五也跟了上去,当然了,还有紧跟展昭和白玉堂的鲛鲛,于是……一群人离开了开封府,去查陈府的案子了。

白玉堂见展昭边走边转着手上的链子,心情很好的样子,笑问,“猫儿,办案那么开心?”

展昭背着手,时不时抬头看了看天上,笑眯眯,“小四子都开金口说我今天会行大运,我也觉得今天运气应该不错。”

白玉堂失笑——展昭好像是有了什么主意,准备恶作剧的样子。

不远处的太白居楼上。

天尊端着碗馄饨,看着楼下浩浩荡荡走过的开封府众人,“他们一大早上哪儿去?”

殷候也看了一眼,“茶园围了不少衙役,是出了什么事了吧。”

“又有案子了?”无沙大师也过来看。

三人身后的桌边,陆天寒喝着茶,陆凌儿边喝豆腐脑边给他爹夹了个包子。

陆天寒问,“辰星儿说你昨晚上没回房间睡,跑哪儿去了?”

“我在喵喵楼顶上。”陆凌儿回答,“那里晚上可舒服了,风舒服,开封夜景又好看。”

陆天寒无奈,“跟你说过多少次,女孩儿家晚上别总呆在屋顶上,回房间睡。”

陆凌儿撅个嘴,“外边舒服!”

“你昨晚都在喵喵楼顶上?”殷候问陆凌儿,“有看到什么异常的事?”

陆凌儿想了想,摇头,“没有啊,昨晚上可安静了。”

“说不定有好玩的。”天尊放下碗就想跑去追白玉堂他们。

殷候拽着他脖领子,“你就别去捣乱了,今天不少事情做。”

天尊皱着眉头伸长了脖子望远处展昭他们去哪儿,本来还挣扎两下,突然停住不动了,盯着前方看。

殷候看了看他,问,“你干嘛?”

天尊伸手,揉了揉眼睛,随后又四外望。

陆天寒和无沙也觉得不对劲,问他,“怎么了?”

天尊坐回来,看了看众人,随后捧住脸,“大白天见鬼了哦!”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天尊托着脸,“难道看错了?”

“没看错。”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

众人抬头,就见夭长天不知何时坐在了二楼的窗台上,手里拿着个煎饼,边啃边道,“我也看见了。”

喜欢龙图案卷集请大家收藏:(www.xwnzw.com)龙图案卷集小蜗牛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小蜗牛中文网

猜你喜欢: 在星辰中浪[星际]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我开动物园那些年[穿书]黑化圣骑士道医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小甜饼SCI谜案集(第三部)无限求生心有猛虎嗅蔷薇SCI谜案集(第二部)[网王同人]博君一笑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异界领主生活SCI谜案集(第一部)快穿之娇妻无限建城一朝成为死太监[快穿]小白脸龙图案卷集地府全球购
完本推荐: 天师全文阅读酒醒以后全文阅读穿成大佬的心尖宠全文阅读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冥帝的绝世狂妃全文阅读超级仙医全文阅读挖坑要填[快穿]全文阅读重生之大文豪全文阅读金陵春全文阅读古典音乐之王[重生]全文阅读我是仙凡全文阅读时光和你都很美全文阅读说好的女主全都性转了全文阅读逍遥梦路全文阅读巨星问鼎[重生]全文阅读阴毒妃嫔全文阅读问道章全文阅读游龙随月全文阅读杀破狼全文阅读圣手毒心之田园药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极品飞仙都市剑说一见你我就想结婚史上第一密探王爷是病娇,要宠着!来自仙界的男人我的房分你一半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大道魔医伯爵大人有点甜异界铁血商途帝尊嗜宠:废材逆天狂妃海贼之死侍必须死沧元图道祖,我来自地球众神世界家有庶夫套路深我家爹娘超凶的黎明之剑伏天氏超神机械师时间停止1000年娇藏大明之虎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步步高欢吾家娇女放肆[娱乐圈]一品容华美食供应商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小蜗牛中文网移动版 - 小蜗牛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