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小蜗牛中文网 >> 深夜书屋 >> 第1057章 不亏

“嘿哟嘿嘿嘿哟嘿,嘿哟嘿哟嘿黝嘿!”

老道一边喊着号子一边用铲子一下又一下地铲着地下的土。

老张在旁边也是一样,一铲子一铲子的下去;

在夏季的晚上,俩人早就满身是汗,衣服也早就被汗水给打湿了。

周泽则是坐在马路一侧的石墩儿上,默默地抽着烟。

此情此景,近乎已经成了书屋日常的标配;

当然了,你想让老板身体力行地起什么带头作用,也是不可能的,这一点,书店的员工其实也都已经习惯了。

事实上,老板能来这里,已经足以让人感动了。

“哎呀…………”

老道扶着自己的老腰,停了下来,对着地上吐了口唾沫,

道:

“我说老张啊,咱就不能从蓝翔喊个挖掘机来么?”

老张摇摇头,道:“不成,那样动静太大了。”

“现在不也一样么?”老道有些无奈道。

老张停了下来,看了一眼老板,老板的指尖有一团淡淡的煞气在萦绕着四周,足以屏蔽自己三人在这里的感知。

哪怕有什么人走过路过这里,也不会发现这里的异常,因此也就不存在什么打草惊蛇的可能。

这,其实就是最好的掩护,只是老道你可以说他忽然间可能机缘巧合下“会当凌绝顶”,但有时候又是那么的真实普通,所以看不见这个。

“再挖吧,估计快挖到了。”老张说道。

“我这老胳膊老腿哟,先歇息歇息,不然你挖出了个坑过会儿还得顺手把我给埋了。”

老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道袍的袖子擦着汗。

他的身子是真的有些虚,更何况前阵子差点被来袭的旱魃给震成老年痴呆。

老张则是继续一铲子一铲子地挖着,仿佛根本就不晓得疲倦。

“我说啊,老张,还早呢,你也歇歇吧,搁以前在地里帮人家干活儿,还得坐田埂上喝口水喘喘气儿呢。”

“他已经在里头埋了十六年了。”

“唉。”

老道叹了口气,道:“那个老弟被送下去时还真的挺安详的,或许人家早就看开了吧,被困在这里十六年,居然也没成厉鬼。”

普通的亡魂如果是这种待遇,早就成厉鬼的,十六年积攒的怨念,真的不容小觑。

但他来得安详,走得也安详,洒脱自然,给老道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老道啊。”

“啥?”

“没啥。”

“你说撒。”

“我是个警察,知道这个事儿后,我难受啊。”

“哎哟哟,不难受不难受,十六年前你还年轻吧,再说了,通城这么大的地方,你又不是城隍爷,哪能什么事儿都晓得啊。”

“我是在想,如果十六年前,我晓得了,我会怎么样?”

老张的这个问题,让老道也跟着沉默了。

老道漂泊大半辈子了,很多事儿,很多情儿,很多道儿,说他不懂,又怎么可能?

这世上,绝对的好人不多,绝对的坏人也不多,大部分人,浑浑噩噩的都是一个字……混。

但这个问题太伤感情,而且讨论得也没什么意思,但想了想,老道还是道:

“其实,贫道相信,搁在十六年前,你会帮他的。”

“谢谢。”

“甭客气。”

老道似乎也喘过气儿了,再度起身,准备帮老张一起继续挖,他挥动了一下铲子,指了指早就被二人挖斜倒过去的村口界碑,

道:

“以后啊,这里可以立个雕塑,两边再加个对联;

左边:先生高义,风骨永存;

右边:蛇鼠一窝,沆瀣一气。”

“呵呵,咦,挖到了,挖到了!”

老张叫了一声,忙丢掉了铲子下去用手去开抛。

下面是一个蛇皮袋子,被挖出来后,一股子腥味儿就已经弥漫了出来。

好在在场仨人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也没人真的去在意这个。

“我说啊,老张,你怎么跟局里解释你怎么知道这下面埋着一个人的?”老道手拄着铲子好奇地问道。

老张愣了一下,

抿了抿嘴唇,

道:

“我回去查了一下档案资料,发现死者的家属在当初死者失踪后,就向当地派出所反应过,说死者可能被埋在这下面,因为死者失踪时,这里正在施工安放新购置的界碑。”

老道舔了舔嘴唇,

一时间,

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周泽则是默默地起身,

看了一眼被挖出来的尸骨,

道:

“行了。”

………………

警车开进了村子,

赶巧了,

今儿个是老村长的七十大寿,

里里外外来了不少客人,

说不得其中还有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

村长家门口还停着一溜号的豪车,这架势,确实让人咂舌。

老村长有仨儿子;

大儿市里机关;

二儿建筑公司,

最喜小儿无赖,接了他爹的班。

所以说,现任陈家村村长就是老村长的小儿子。

村长家的房子修得那叫一个豪气,一水儿的流水席在场子上铺陈开去。

其实这几年对这种风气打击得很大,普通公务员哪怕是办宴席都规定了至多多少桌,不允许大半特办了。

当然了,也因此出现了那种一个婚礼能办好几天的情况,今天这么多桌,明天那么多桌,后天那么多桌,反正没超标,用天数来乘呗。

但类似于这种,毫不遮掩的,还真是让人有些意外。

也不晓得是没领会到精神,还是真的把自己当一方霸主了。

警车是鸣笛进来的,

但只来了一辆车,

其余人被老张安排在了附近进行封锁布控。

实际上,不是没有手下人说要跟着一起进来,但凡涉黑的案子,真得担心对方铤而走险。

老张却直接拒绝了。

老寿星端坐在主桌位置上,先前正在听着小辈们上来一个一个地说着吉祥话。

笑呵呵地发着红包,尽享天伦之乐。

还有司仪正拿着话筒,深情歌颂着老村长对陈家村发展的巨大贡献和伟大付出,

他将自己的大半辈子,都奉献给了陈家村的村民,他就是陈家村所有人的大家长,他为了让陈家村致富脱贫日思夜想,寝食难安…………

热闹喧嚣的场景,仿佛一场让人觉得“如梦似幻”的浮世绘。

与之相对比的,则是村口界碑下被埋了的十六年的枯骨。

一直到现在,老张才明白过来老板以前说过的“老天大部分时候是个瞎子”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样的含意。

刺耳的警笛声打破了这里的氛围,

老张走了下来,身后跟着两名刑警。

在场的宾客都看着老张他们,大家都有些捉摸不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一个油光满面兼大腹便便的秃顶男走了过来,

笑呵呵地道:

“哟,这不是王队长么,这是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了?来来来,进来喝一杯,喝一杯,多谢王队长给我的这份面子。”

老张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但很显然,对方认识他。

这是老村长的大儿子,在市里混机关的,其实谈不上多大的官儿。

但正如刘姥姥进大观园时说的那句话:您们身上拔一根汗毛下来都比我们小户人家腰身粗啊。

老村长依旧稳稳地坐在那里,手牵着旁边一个曾孙儿的手,颇有大将气度。

老张没搭理这个上来套近乎的大儿子,而是直接拿出了逮捕令,

沉声道:

“陈家得,陈顺康,陈建国,陈建斌,你们因涉嫌故意杀人罪,现被公安机关批准逮捕,现在,请你们和我们回警局配合接下来的调查!”

宴席上,众人当即炸开了锅。

七十大寿,高朋满座,警察直接进来拿人,这真的是悲喜两重天了。

里头,看热闹的居多,也有一些人和陈家有着一些连系,此时也紧张了起来。

老张上前,拿出手铐,亲自给老村长拷了起来。

他注意到,旁边老村长的小儿子站在边上,双拳紧握,仿佛在克制着什么。

老张装作没看见的样子,

老实说,

他倒是希望对方动手,

当然,

动刀子就更好了,

若是能再掏出什么喷子,

就最好不过了。

可能,这也就是老张能够在自己准则允许之下,最大的让步吧。

只可惜,

老村长一把手攥住了自己小儿子的手腕,强迫自己的小儿子冷静了下来。

随即,

老村长晃晃悠悠地站起身,

他的脸上,已经满是褶子,人虽然显得还算硬朗,但真的无法掩盖岁月在其身上留下的过重痕迹。

一切的一切都在说明,

其实,

他真的没几年好活了。

“昨晚我做了个梦,梦里梦见了他,然后我就觉得,今儿可能要出事儿。”

老村长双手合拢,放在老张面前,

很主动,

很主动,

真的很主动。

“是他的事儿出了么?”

老村长继续问道。

老张眯了眯眼,没回答,但这其实已经算是一种默认了。

老村长又大笑了起来,

“十六年前,他五十二,我五十四。

今儿我七十了,他要是还在,过两年也能过七十大寿了。”

老张默默地给老村长铐上手铐。

老村长很配合,

接着道:

“该过的也过了,该享受的也享受过了,你说我亏么?

不亏,真的不亏啊,哈哈哈…………”

喜欢深夜书屋请大家收藏:(www.xwnzw.com)深夜书屋小蜗牛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深夜书屋最新章节 - 深夜书屋全文阅读 - 深夜书屋txt下载 - 纯洁滴小龙的全部小说 - 深夜书屋 小蜗牛中文网

猜你喜欢: 魔临巫蛊深夜书屋神魂之判官低维革命睁眼见到鬼人小鬼大这个游戏要玩命旱魃神探最后一个摸金校尉镜子少女我被恶魔操控了尸王小道长诡行天下守阴人
完本推荐: 林视狼顾全文阅读[娱乐圈]情敌全文阅读游龙随月全文阅读末世之凶兽全文阅读忍冬全文阅读快穿之打脸狂魔全文阅读国师帮帮忙全文阅读星辉落进风沙里全文阅读造化图全文阅读格格不入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国民校草狂撒糖全文阅读花开春暖全文阅读病娇毒妃狠绝色全文阅读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全文阅读阁下全文阅读一级律师[星际]全文阅读七星彩全文阅读难觅旧时光全文阅读系统崩溃中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京门风月纨绔天医末日终战王者风暴我真不是学神仙师无敌老胡同山河盛宴龙皇武神赝太子谍海争渡会穿越的道观驸马要上天汉阙慕林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盛宠之将门嫡妃无垠天唐第一序列超脑太监黎明之剑超强兵王在都市清初情缘大数据修仙帝霸快穿攻略:宿主,别黑化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首富小村医众神世界

深夜书屋最新章节手机版 - 深夜书屋全文阅读手机版 - 深夜书屋txt下载手机版 - 纯洁滴小龙的全部小说 - 深夜书屋 小蜗牛中文网移动版 - 小蜗牛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