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小蜗牛中文网 >> 盘秦 >> 第6章 父子

离宫一个多月,扶苏再次回宫,一路都有人指引。他走过长长的回廊,被人领到了嬴政处理政务的地方,却没能第一时间入内,而是被人带到隔壁偏殿,好吃好喝伺候着。

嬴政先见了程邈。

程邈年纪已经不小了,再加上刚病过一场,身体虚得厉害,因此他虽是乘车回的咸阳,看上去还是有些疲态。

刚离开云阳大牢,程邈也没置办新行头,穿的是一身洗得皂白的冬衣。他毕恭毕敬地向嬴政行了大礼。

嬴政没开口,只上下打量着程邈。

既要见程邈,嬴政自是让人去查问一下程邈在狱中之事,很清楚程邈需要找大夫的话不是非向扶苏求助不可。程邈特意让人去寻扶苏,明显是想借扶苏把他手中的文稿递出来。

这一点,不知扶苏那孩子有没有察觉。

身为他嬴政的长子,若是给人卖了还帮人数钱,未免太蠢了些。

嬴政打量够了,才免了程邈的礼,让程邈坐下说话。

到底是面对大王,程邈心中有些忐忑,不过思及路上那番对谈,程邈很快又镇定下来。他确实是存着借病见扶苏一面的心,但扶苏的表现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不仅没能掌控那一次会面,反而还被扶苏所描绘的未来吸引住了。

嬴政开门见山地道:“程先生的文稿朕都看了,先生确有大才。若是让你自己选,你是想回咸阳任职,还是跟着扶苏身边?”

程邈才刚坐下,听嬴政这么问又立了起来,躬身朝嬴政行了一礼:“小人出身隶卒,学识浅薄,只胜在多读了些书,不敢向大王讨要差使。承蒙公子不弃,看得上小人的粗浅见识,为小人上书大王,小人愿追随公子左右,效犬马之劳!”

程邈声音本就洪浑有力,这话更是说得掷地有声,不见丝毫勉强。

嬴政有些讶异,再次仔细打量起程邈来。这年过半百的老者颓色尽去,面庞清正,目光坚定,瞧着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十来岁,又回到了正当壮年的时期。

“扶苏年纪尚小,”嬴政说道,“先生便是留在扶苏身边,怕也不能一展所长。”

要知道等扶苏长大,程邈都七老八十了,换谁都不会放着现成的官不当去追随一个年仅六岁的小公子。

程邈把话说了出口,便没了最初的忐忑。他听嬴政提及扶苏时语气亲厚,明显对这孩子寄予厚望,也不瞒着与扶苏的那番对话。

程邈将扶苏关于“嵯峨学宫”的构想告知嬴政,语气免不了带上些向往。他朗声说道:“古语有云,欲引凤凰来,先栽梧桐树。当年齐国能建稷下学宫,引得天下学者心向往之,齐国也因此广纳人才,鼎盛一时。倘若大秦也能有这样一处治学圣地,将来何愁无人可用!”

这事扶苏在信中也提到过,只不过扶苏只提了筑台讲学,不曾提到要建属于大秦的“稷下学宫”。

听着程邈越发激昂的语调,嬴政微眯起眼。

不知怎地,他想起底下人记录的一段对话,扶苏去狱中见程邈之前曾在嵯峨山脚和身边的怀德感慨:“这曾是黄帝铸鼎处。”

黄帝铸鼎的典故,嬴政清楚得很。

当年黄帝铸鼎之后天上有龙下迎,黄帝并七十余贤臣乘龙而去,余下小官与百姓在地上仰望他们离去。往后又有禹铸九鼎定天下,使得鼎这一器物逐渐成为天下之主的象征。

嬴政语气淡淡,神情也有些莫测:“既然先生已经决定好了,往后便跟着扶苏吧。”

程邈领命退下。

此时扶苏已经在内侍的注视下解决几块糕点。他见程邈出来了,起身喊了一声“先生”,就听有内侍过来请他去见嬴政。

扶苏不知道嬴政为什么先见程邈,不过国事理应摆在前面,他也不在意多等那么一会。听人说嬴政要见自己了,他轻轻拍去衣裳上不小心沾上的小碎屑,随着内侍前去嬴政那边。

嬴政倚在坐榻,看着走进来的扶苏。

一个多月不见,扶苏的脸色没了离宫时的病态苍白,一张小脸在云阳县养得白里透红,气色极佳。

嬴政继位数年,陆陆续续有了十来个孩子,他都没怎么上心,平时并不关心他们在做什么、长成了什么样。这会儿仔细一看,他发现扶苏和他见过的所有孩子都不同,脸庞秀秀气气不说,举手投足瞧着更是像个小大人。

“过来。”嬴政朝扶苏招了招手。

“父王。”扶苏跑到嬴政近前喊人。

嬴政抬手把人拎了起来,直接搁自己膝上。

豆丁点大的小娃娃,压根没什么重量,他单手就能提起来。

扶苏有些不太适应这样的亲近,哪怕眼前的人是他曾经无比孺慕的父皇,于他而言也已经相隔许多年。而且,即便是他过去的记忆里,父皇也不曾这样抱着他。

扶苏仰起头,看见嬴政年轻的脸庞。

这一年的嬴政才二十七岁,还很年轻,还没成为天下唯一的主人。

他所需要考虑的,只是如何将六国一一除去,将整个天下收归己有。至于其他的烦恼与追求,于他而言还很遥远。

扶苏的背脊有些僵硬,眼眶不知道为什么渐渐湿润了,忍不住又低低地喊了一声:“父王。”

扶苏一直仰着头,嬴政能看见扶苏眼底微亮的水光。

这个孩子从小懂事,其他弟弟妹妹可能还会试图让他抱一下,扶苏却总是老老实实地在一旁看着。

嬴政一直觉得自己这儿子聪明是聪明,就是和他不怎么亲近,不过对他来说正好,他本就没什么心思哄孩子。

只是不知怎么,被扶苏眼含泪光喊了这么一声“父王”,嬴政心里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看来这孩子不是不想亲近他,只是懂事惯了,不知道该怎么亲近罢了。

嬴政抬手拍拍扶苏脑袋,仍是将他抱在膝上,笑道:“扶苏,你也想问鼎天下吗?”

问鼎这事是楚庄王干的。

当年周王朝衰败,诸侯群起,楚庄王是其中一霸,他陈兵洛水,笑着问周王鼎有多重。

楚庄王意图很明显,就是不想再当诸侯,想染指整个天下。

扶苏一顿。

父王这么问,明显是知道他与怀德感慨的那一句“黄帝铸鼎处”。

如今周王朝名存实亡,诸侯战乱频繁,都想由自己一统天下。而扶苏已经知道在十二年后,一统天下的将是他们大秦。

他父王的目标一直都很明确:成为这天下唯一的主人。

若是以前,扶苏还会觉得自己是长子,将来皇位必然会由他继承。可如今的扶苏已经经历过两次生死,对许多事都看淡了,天下是父皇打下来的,父皇要将皇位传给谁都是父皇的事。

他想要的,不过是让天下早日安稳下来,百姓得以休养生息。

这样一来民怨会少一些,父皇手里的杀孽也会少一些。

扶苏朝嬴政摇摇头。

“孩儿不想要。”扶苏说。

嬴政眉头一挑,问道:“那你想要什么?”他一个半大小孩跑去云阳县瞎折腾,一天天东搞西搞的,还学人感慨什么黄帝铸鼎过眼繁华,难不成还真是因为好玩不成?

扶苏缓声说:“我想要大秦长治久安,千秋万世。”

扶苏的语气和表情都太认真,嬴政闻言先是一怔,而后哈哈大笑。

很难想象这样的话会出自一个六岁孩童之口。

可正是因为它出自六岁孩童之口,才说明大秦必将成为天下之主,千秋万世,延绵不绝!

“说得好!”嬴政开怀地夸了一句,再次拍了拍扶苏的脑袋,说道,“这几日你就跟在我身边,随我主持祭礼。”

扶苏乖乖点头,并没有提什么相冲之说。

接下来几天,嬴政在许多人惊诧的目光中随身带着个扶苏。

年底了,各种祭祀从年末举行到年头,主要是祈求新的一年风调雨顺、兵壮马强、国泰民安。

程邈这几日一直在咸阳暂住,没听说多少宫中的消息,也没见到自己以后要追随的扶苏,心中不免有些着急。

等从蒙恬口里得知扶苏这几天基本寸步不离地跟在嬴政身边,在所有大臣面前大大地露了次脸,程邈一颗心才安定下来。

这说明扶苏不是因为让大王不喜才被打发到云阳县。

说不准扶苏所做的那些事全是嬴政打算做的,只是拿扶苏当幌子,顺便让扶苏历练一下而已。

就是扶苏年纪也太小了些。寻常人家的小孩在这个年纪大多还被家里千宠万爱着,别说那么流利地侃侃而谈了,怕是连字都认不了几个。

不愧是生在王室的孩子!

不同于程邈关心扶苏在嬴政心中的地位,蒙恬更关心扶苏的身体。

这几天蒙恬安排京城防务之余不忘关注扶苏有没有再生病,生怕徐福那相冲之说是真的,扶苏一回到咸阳又会病倒。

好在过年这几天扶苏都健健康康,连个头疼发热都没有。

倒是嬴政仿佛突然喜欢上当爹的感觉,到哪都带着扶苏,连吃饭都不让扶苏分桌,非要把扶苏搁身边,尝到好吃的菜还要分扶苏一口。

蒙恬好几次看到扶苏僵硬地张口吃嬴政投喂的东西,都觉得这从小听话懂事的孩子浑身上下透出种“再喂我要掀桌了”的抗拒。

以蒙恬对嬴政的了解,估计就是因为扶苏这表现让嬴政觉得有趣,嬴政才乐此不彼地逗弄他。

到年初三,密集的祭祀活动基本告一段落。

蒙恬私底下找到嬴政,和嬴政说起对扶苏身体的担忧。

眼下扶苏看起来是好了,只是不晓得到底能好多久。虽说等真病倒再送出宫也不是不成,可孩子身体弱,很多小孩病一场就没了,蒙恬是看着扶苏长大的,不想让扶苏再遭一次罪。

嬴政养了几天孩子也没瞧出扶苏身边有什么高人,反而越看越觉得这儿子顺眼。

倘若真有高人,那是扶苏运气好;倘若没高人的话,那说明扶苏天资过人。

无论哪一样都是好事,嬴政没打算再追究下去。

既然扶苏不是在玩,而是真的想做点什么,那他就放扶苏去做好了。

嬴政对蒙恬说道:“明日让你弟弟随扶苏去云阳县吧。”

蒙恬本以为嬴政是想留扶苏在宫里的,听了这话有些意外。但是他本来就秉承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想劝嬴政让扶苏继续外避一年,闻言自然领命而去。

第二日一早,得知自己可以回云阳县的扶苏早早去向嬴政辞行。

嬴政留扶苏用早膳。

比起从前,父子俩亲近了不少。

吃过早膳,嬴政把蒙毅分拨给了扶苏。既然不只是想筑台讲学,而是想建个属于大秦的“稷下学宫”,那自然不能靠扶苏手底下那点人小打小闹,他先让蒙毅去组织人手把学宫建起来,一如程邈说的那样栽好“梧桐树”。

至于凤凰到底来不来,那就是以后的事了。

扶苏见到蒙毅很高兴,喊了一声“毅叔”。

蒙毅是蒙恬的弟弟,瞧着要年轻一些,很擅长处理内政。

他同样是看着扶苏长大的,对扶苏在云阳县建学宫的打算很赞同。

蒙毅虽出身武将世家,却更爱读书习文,自然愿意大秦将来出现更多能人志士,不必总依赖别国的学者。

朝阳徐徐升起时,蒙毅送扶苏出宫,到宫外还拐了个弯去接上程邈。

程邈虽然已经从蒙恬那打听到扶苏的消息,心里却还是不太踏实,等见到了人,他才彻底放下心来,推辞着上了马车与扶苏、蒙毅同乘。

马车辘辘驶出咸阳城,三人在车上讨论着学宫该如何建起来,一路上相谈甚欢,不知不觉已来到别庄外。

别庄只是原本的王家别苑,规模不算太大,仿佛也算不得富丽堂皇,相对于扶苏的身份来说算是十分简朴的居所了。但扶苏在此住了一个多月,别庄里的所有人都认得他了,见到他的马车驶进来,不少胆子大的小孩齐齐跑到马车外头,眼巴巴地等着扶苏下来。

要不是有大人约束着,他们早把马车围得水泄不通了。

扶苏下了车,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脸上不由带上了笑。他伸手摸了摸一个奶娃娃的脑袋,叫人去蒸些米糕出来分给孩子们吃。

朱小六一家已经搬到别庄,只是过年期间没见到扶苏和程邈,心里不免有些忐忑不安。

这会儿扶苏回来了,朱小六立刻领着妻儿上前齐齐给扶苏磕了个头。

扶苏将他们扶了起来,说道:“程先生他们会暂住在我们庄子上,你们平日里多给程先生他们跑跑腿。”

朱小六自然是一口答应。

蒙毅在旁欣慰地看着扶苏把各项事务安排得井井有条。

他们的大公子,不知不觉间已经长大了!

※※※※※※※※※※※※※※※※※※※※

嬴政:儿子爱我,只是不懂得表达!

扶小苏:欲言又止.jpg

*

更新!

再过九天,扶小苏就可以上月榜了!留言点击收藏都可以增加积分的!一篇文只有一次上月榜的机会,大家在开文前期支持一下,陪扶小苏一起长大吧!

最后,要是能再多几百营养液,扶小苏就有机会露个小脸了!(疯狂暗示(这个作者怎么这么贪心

喜欢盘秦请大家收藏:(www.xwnzw.com)盘秦小蜗牛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盘秦最新章节 - 盘秦全文阅读 - 盘秦txt下载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盘秦 小蜗牛中文网

猜你喜欢: 同归金陵春爱谁谁良婿盛世谋之凰途霸业庶难从命无双重生之弃后崛起南城闺色生香宠后之路嫡狂之最强医妃妾本无邪小小娇妻驯将军御膳人家宝莲同人逍遥游云起毒后重生计嫁冠天下一室春重生之将门毒后大唐探幽录诗酒趁年华医绝天下之农门毒妃王府里的小娘子[大汉天子]废后复仇
完本推荐: 三万行情书全文阅读曹贼全文阅读[综]反派之路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二部)全文阅读逍遥梦路全文阅读巫山女全文阅读日暮倚修竹全文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全文阅读贩罪全文阅读小侯爷[星际]全文阅读有心乱弹全文阅读当年万里觅封侯全文阅读独家忠犬全文阅读幼崽护养协会全文阅读盛世国师全文阅读超级英雄全文阅读以和为贵全文阅读莽荒纪全文阅读宝鉴全文阅读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暖君鱼不服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快穿系统:漫漫重生路简而言之我爱你别爱我小心万劫不复盛唐小园丁世事阁巫蛊开天录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映照万界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潮声月影谁与归朔明宋先生你又装病守你百岁无忧(快穿)来自地狱的男人第一序列神医弃女伏天氏老胡同卡牌密室(重生)王爷是病娇,要宠着!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陛下大喜觅仙道上门女婿大魔王娇养指南帝霸

盘秦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盘秦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盘秦txt下载手机版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盘秦 小蜗牛中文网移动版 - 小蜗牛中文网手机站